央廣網廈門7月12日消息(記者劉玉蕾 馮會玲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晚高峰》報道,繼廈門大學副教授謝靈寫給校長的信被公開後,今天,廈門大學再次成為輿論的焦點。廈大人文學院歷史系特聘教授、博士生導師吳春明被指猥褻誘姦多名女學生,而其所在的歷史系迅速作出回應,等待校方和院方的回應。高校為何頻頻出現這樣的鬧劇?
  7月10號的14:37,博主“青春大篷車”發表了一篇名為《對汀洋的聲援——控訴廈門大學淫獸教師吳春明長期猥褻誘姦女學生》的博文,在文中披露了廈大歷史系教授吳春明以學術經費開房,以及經常去和女學生的幽會地點,並隨文附了吳春明在酒店裸露上身的床上照片。博文提到,“多數女生事後只敢怒不敢言,更有不止一人因為受到吳春明的摧殘,身心受到嚴重傷害,精神恍惚,有的甚至割腕自殺。因為女生不願聲張,更不願迴首恥辱紀錄,給了吳春明隱瞞罪行繼續為禍她人的機會。”我們試圖與博主取得聯繫,但最終沒有結果。一位從廈大畢業十多年的學生說,早在進校之出,她就聽師兄師姐說過吳春明與女學生有染的事情。
  學生:我一入學就有這種傳聞,大家都傳嘛,就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,反正都是師兄、師姐們就這麼去講,倒霉的都是師弟、師妹,本科生倒霉的多,沒有不透風的牆,就看大家是願意不願意吃虧,這是現在有人不願意吃虧,站出來說話了,以前都得吃啞巴虧。
  第一個站出來揭露吳春明教授的學生叫汀洋,她今天中午發出博文說:作為在廈門大學求學多年的學生,我對廈大是有深厚感情的。我以及聲援我的女學生們所針對的只是吳春明教授一人的淫獸行為,與廈門大學整體無關,希望大家能跟我們一起抵禦淫獸而不是我們深愛的廈大。而早在6月23號,她就發表博文《考古女學生防“獸”必讀》,這篇《必讀》詳細說明瞭吳春明教授引誘女學生的每一個步驟。廈大的畢業生說,看到這條新聞今天在網絡上被瘋轉,她覺得早就應該有人站出來說說。
  學生:我看了之後就覺得終於有人敢說話了,你這個東西吃虧人自己不吭聲,別人就算是知道,就是再真實也是沒有用的,你又不是受害人亂講什麼。
  兩位女學生的博文發表後,廈大歷史系決定,終止吳春明教授在歷史系教授委員會履行職責,提請學院教授委員會中止吳春明教授在學院教授委員會履行職責,直至上級領導部門對其所涉事件做出結論。並提請學院相關領導部門,根據相關法規,對吳春明教授所涉事件開展調查,給包括吳春明教授在內的歷史系師生一個“說法”。但今天,歷史系教授委員會主任魯西奇教授已經不想對這件事做任何評價。
  魯西奇:性質非常不好,我不提了。
  就在昨天,7月11號的中午10點36分,廈門大學發出聲明表示:已收到有關歷史系吳春明教授師德師風問題的匿名舉報,學校在接到舉報材料後立即成立專門工作組,根據學校有關規定展開調查。調查期間,已中止吳春明的研究生導師資格,停止其招生和指導研究生。
  這不是第一所學校傳出此類醜聞,這也不是廈門大學第一次傳出這樣的消息,正如博主“青春大篷車”在文章當中所寫:“吳春明作為老師,將傳道授業解惑的這些應盡的義務,演變成一場赤裸裸的交易,用扭曲的價值觀和人生觀毒害學生,實在有違人倫,有悖師德。”我們不禁要問:本應為人師表的老師,為什麼會變成學生要隨時提防的淫獸?象牙塔里為何頻頻上演這樣有悖人倫的鬧劇?
  一位廈大畢業生這樣說:
  畢業生:再者說了,哪是光歷史系有這種敗類,他別的系也照樣有,只不過沒有人捅出來罷了,你看學校幾千個老師,找倆敗類不是太容易了,現在哪個大學沒有這種敗類,因為什麼?老師都是一手遮天的,你論文要不要發,你不發論文能不能畢業,這個東西都有強制性的這種約束,誰敢吱聲啊?
  在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看來,類似這樣的事件不只是師德問題,還涉及到是否屬於法律犯罪,如果只停留在學校自查自糾的層面,仍然處於行政、學術、司法不分的情況下,這無形中就縱容了部分人的違法行為。
  熊丙奇:教師本來應該傳道授業解惑的,但是卻演變成用它來實行自己私人欲望的工具的話,顯然他應該進行行政的處理。另外他如果在整個的過程中,有學術不端的行為,應該進行學術的調查。比如說他的行為涉及了違法犯罪,這就不是學校調查的範疇了,而應該由司法機關介入調查。現在我們可以做的也就是行政、學術、司法不分,混在一起,最後導致了這個事情並沒有得到嚴肅的處理。  (原標題:廈大博導被舉報曾誘姦多名女生 學生稱早有耳聞)
創作者介紹

日本料理店

pb50pbqjm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